• 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卖到1亿体量,可惜吗?

      作者 /吕世明

      从《山河故人》的3200万到《江湖儿女》7000万,贾樟柯用了三年;从《闯入者》的1000万到《地久天长》的4400万,王小帅用了四年。

      娄烨等待的时间其实并不久,从《推拿》的1300万到目前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(以下简称《风雨云》)的票房预测近亿元,他用了五年。比《江湖儿女》和《地久天长》都要好一些,文艺片的市场仍然在缓慢的滋长。

      只不过《风雨云》和《江湖儿女》对比起《地久天长》而言,它们两个的路人缘略差了一点。《地久天长》在猫眼上的评分有8.9,而前两部影片豆瓣票房虽然不错,但猫眼只有7分出头。

      三四月内地接连不断上映的“文艺片”让很多文青和小镇青年大呼过瘾,其实2016年《百鸟朝凤》已经捅破了“文艺片没人看”的这层窗户纸,但纯粹的文艺片市场仍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。

      有人说,第六代导演之后,中国的导演就已经没有下一代了,可能贾樟柯、王小帅和娄烨是这个时代中国电影仅存的烙印,《风雨云》最终不到一亿的票房成绩,可惜吗?

      《风雨云》vs《地久天长》vs《江湖儿女》,

      谁才是真正的中国?

      《风雨云》404上映,这可能是影片的悲哀,也是影片的幸事,毕竟去年同样档期万事俱备只差上映的《中邪》便在上映前夕被毙掉,即便不完整,但《风雨云》最终还是和大家见面了。

      ▲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剧照 陈冠希角色画面被删

      尽管大部分影迷和娄烨的粉丝已经做好了足够强的心理预期和建设,但《风雨云》仍然给予大家异常强烈的震撼,可能对于大部分看过影片的观众而言,《风雨云》中的中国,才是他们所知道和认识的中国。

      《风雨云》取材于真实的“广州冼村”强拆事件,比起之前略圆润的《推拿》,娄烨的新片张力十足,情欲、暴力、血腥、谜案一样都没少,即便有近5分钟的删节,但仍然让所有看过并“读懂”的观众震撼。

      为了增强影片的厚度和迷幻色彩,娄烨几乎将《浮城谜事》中的电影技法在《风雨云》中全面升级。影片由大大小小十多个碎片钩织而成,其实和《地久天长》《江湖儿女》一样,用极大的跨度来展现了中国二三十年的巨变。

      《风雨云》取材于真实的事件,影片故事也更多像九十年代的地摊文学,影片具有中国现阶段发展的集中代表性,只不过原创的剧情和杜撰的故事,比起《地久天长》的朴实和《江湖儿女》的洒脱,略显浮夸。

      三部影片都上映后,所有文艺片的爱好者难免把它们做一个对比,现在看起来,三部影片都用各自导演的角度和叙事方式来表现中国,比起其他影片而言,贾樟柯、王小帅和娄烨镜头下的中国才更真实。

      但《江湖儿女》的洒脱更是一种经历沧桑后的无奈和退避,它可能有一点点市侩。《地久天长》则更像在平静的冰面刺骨的河水在不停的涌动,它反而是更加残酷的。

      《风雨云》可能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和冷漠,实际上,对于社会深层次的揭露和批判,反而是创作者最大的善意,可能娄烨就是《皇帝的新衣》里面长大依然保持“童真”的孩子,敢于呐喊是异常难得的。

      仅从现在的社会环境来看,《江湖儿女》《地久天长》和《风雨云》的里面表现的中国已经过去,但并不意味的影片中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,它们恰好从三个层面细腻描绘了中国。

      文艺片要么虎口拔牙,

      要么虎口遐想,

      要么虎口罹难?

      “如果一部影片被院线影城、媒体观众视为文艺片,那么他的市场空间可能不乐观了,这并不是院线的错误和功利,毕竟现在院线的风险和费用加大,观众也更珍惜自己的观影是否划算。”

      一位院线的负责人冷静客观地指出《风雨云》目前所面临的问题:如果抛开影片之前因审查所遭遇到的问题,仅就市场和更多观众而言,文艺片的处境异常艰难。

      《风雨云》首日排片占比达到了17.8%,这个比例远超《地久天长》首日的6.5%和《江湖儿女》的16.6%,明星号召力更大的《无问西东》首日排片占比也不过19.5%。

      市场还是给予《风雨云》足够匹配它类型的场次,但实际上,风格贴近的《风雨云》《地久天长》《江湖儿女》,三部影片的首日场均人次都不足10人,上座率也不算特别理想。

      其实大部分国产影片,如果并非在重要档期和有好的卖相,能够在起片日得到超20%的排片占比都很困难,这也是因为目前国内影片数量居多,影城的资源有限,没有好的疏通渠道导致的。

      那么文艺片想来争取市场,毫无疑问是一场虎口拔牙。春节档所暴露出影城想发行“主动索贿”来分配排片资源,根源在于平日里,发行在和影城沟通场次时,也大都需要用购买和出费用的方式来争取。

      那么大部分文艺片本身宣发费用就少,能够吸引观众的“噱头”可能只有影片不过审、充满了血腥残酷、揭露了足够多的社会黑暗等。但这些远离主流文化价值观的剧情,对于大部分路人观众是没有兴趣的。

      即便有如此清晰实在的局面,但大部分文艺片还是抱着一种固有想法,认为自己影片具备抗衡主流商业片的能力,这本身并不切合实际,即便在电影类型相对丰富和市场比较完善的北美,文艺片(或偏奥系的影片)还是不能和商业片相对比的。

      这也使得大部分国内的文艺片极难有实质的突破,像《江湖儿女》《地久天长》和《风雨云》目前所取得的成绩已经是非常难得的。

      有幸运的,自然就有不幸的:获得平遥影展青睐的《过春天》豆瓣评价持平了这几部,猫眼也好于《风雨云》,但它的票房不足千万;而曹保平沉寂五年高口碑青春片《狗十三》在豆瓣评价更好,也更多具备一些商业元素,但票房也不过五千万出头。大部分文艺片仍然在激烈的市场下惨淡收场。

      阳春白雪的文艺片,

      应更服务于高端影迷

      打一个比方来说明目前的文艺片和商业片,文艺片更像高端一些的话剧或者交响曲音乐会,商业片则更像二人转。

      高端话剧和交响乐音乐会几乎不会委身求全去低下头宣传,他对观众的要求极高,没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是没法看的,很难想象教育文化程度较低的观众去看《天鹅湖》和《新年音乐会》。

      但二人转就无所谓了,观众和演员都自得其乐、演员也会为讨好观众使用各种手段。

      大部分文艺片其实是现在中国电影市场上的阳春白雪,不能希望所有观众都对它有深层次的消费欲望,不看这些电影也并不意味这些观众没有社会责任感,这种直接批评观众、指责市场的想法可能是单方面的臆想。

      其实在豆瓣上,给这三部影片打分的观众是非常集中的,可以明显感觉到他们对影片的深爱,这部分观众无论是否看懂电影、或者是单纯的附庸风雅,他们对文艺片的消费欲望、能力、主动性和冲动性都要好于大部分普通的观众。

      看起来好像是贾樟柯、王小帅和娄烨在第六代导演里面名气最大,但实际上,《江湖儿女》背后是华影天下发行团队,《地久天长》背后是博纳影业的发行团队,《风雨云》背后则是光线影业的发行团队。他们的成功其实和发行团队业内的号召力和能力也是密不可分的。而2017年《百鸟朝凤》成绩斐然更多是因为当时方励先生冲动的一跪。

      可见,文艺片除了需要内在质量过硬,有好的发行团队做支持,也需要有相应足够强、足够正面的“突发”事件做支撑。

      但很多宣发手段只能使用一次,方励先生冲动一跪更容易让大家信服,因为他有足够好的业内名声和直播过程中真挚感情的流露。

      但后续《闪光少女》和其它几部影片莫名其妙的下跪,效果就大打折扣,包括《地久天长》王小帅导演“过格”的论调,也多少影响到影片后续的长尾效益,这尤其要值得所有人注意和警惕。

      和中国社会本身一样,足够强烈的影片也势必引发足够强烈的争议,《风雨云》已经取得了《江湖儿女》和《地久天长》都没有企及的成功,它也很多命运多舛反复审查的影片一样,不断得去试探中国电影的变化莫测的审查制度。

      《风雨云》没有过亿其实一点不可惜,文艺片的市场也在逐步成长,不能总希望它从几千万的层次一部飞跃到数亿元,但我们真切的希望这一天终会来到。

   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一起拍电影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  (责任编辑: HN666)